coursera,文博会上对话名家大师——互学互鉴,焕发文创之光,一级军士长

频道:科技创新 日期: 浏览:298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徐聪琳 文/摄

编者按:为期3天的2019四省边沿城市群文明工业博览会(以下简称文博会)在昨日落下了帷幕。

作为一次当地文明展现的大舞台,浙、闽、赣、皖四省边沿城市群齐聚信安湖畔,以文明为枢纽,以工业为驱动,本届文博会可谓是一场视听的享用、文明的大餐、思维的盛宴——各地文明绚烂多姿,文明+科技构思无限,非遗展现冷艳人们的眼睛,互动体会让人恋恋不舍,“大咖”对话爆发思维火花……多个展馆举办了多种具有当地特征、风格的优异传统文明活动,文明自傲在此次文博会上又一次得到显示。

这次文博会不只让广阔市民体会了一次时髦、构思、文明的融合之旅,一起,也让来自不同当地的艺术家和文创工业从业者之间有了更直观的沟通时机,为区域协作大开展供给了无限或许。衢报传媒集团的记者在文博会现场专访了3位文明名家,聆听了他们眼中的文明融合与此次活动带来的时机与启示。

罗春明: 传承技艺,需求培育更多年轻人

国家级非遗南丰傩面具雕琢代表性传承人

文博会现场,罗春明(左)拿着传统傩舞用的面具, 儿子罗贤聪则手持立异工艺傩面具。

“一到这儿,我就坐不住。总想抓住时机,结识各路非遗传承人,在沟通中学到些东西。”在罗春明看来,此次文博会是一个五颜六色的展现渠道,非遗传承人在此大秀绝技,“我的‘绝技’,便是这一幅幅南丰傩(nuó)面具。”

江西南丰有傩,自汉开端。南丰傩舞俗称跳傩,是沿用古代驱鬼逐疫的典礼“驱傩”,历经漫长岁月,不断变革、立异,逐步演化而成的传统风俗舞蹈。南丰傩舞的扮演离不开傩面具,傩面具作为神灵的载体,在当地有“摘下面具是人,戴上面具是神”的说法。傩面具雕琢,也由此成为一门陈旧的民间雕琢艺术,以古拙深沉、造型生动、方法细腻等特征著称。南丰傩面具雕琢被列入第三批省级非物质文明遗产名录,罗春明便是其间的一位代表性传承人。

罗春明本年52岁,已从事南丰傩面具雕琢30余年。在他心中,“修技”和“传承”是终身都要研习的课题。“没有厚实的基本功,什么都是空的。”2006年,南丰傩舞跻身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明遗产名录,南丰傩面具的雕琢艺术也日渐成为引人瞩目的民间工艺品,并凸显出其共同的保藏价值。因而,除雕琢传统傩舞所用的道具外,罗春明斗胆立异,将傩这门陈旧艺术通俗化,雕琢出具有浓郁当地特征的工艺傩面具。

“我身上有一份职责,要让更多人触摸傩、了解傩。”在文博会现场,常有人被极具特征的面具所招引,在南丰傩雕的展位上停下脚步。此刻,罗春明就会热心地指着各个傩面进行解说,将面具代表的神灵、鬼魅及传说中各类人物的喜、怒、哀、乐娓娓道来。来来往往的游客也喜爱带一个小小的微雕傩面具回家,细巧、精美、便携、价格亲民,这让傩面遍及面变得更广,也让寄寓在傩面上的傩文明走得更远。

“这门技艺要传承下去,有必要培育下一代年轻人。我能手把手毫无保留地将傩面具雕琢技艺传授给学徒们,但许多人干事的劲头不大,到后来就挑选了抛弃。” 谈到傩面具雕琢技艺传承遇到的困惑时,罗春明如此表明。罗春明的儿子罗贤聪是个90后,这次文博会,父子同行,“带他来开开视野。现在的小孩子,基本功都没有咱们曾经厚实。可是,作为传承人,自己的儿子都没有学过这门手工,我觉得很说不过去。”

罗贤聪从小在爸爸的那些“木头堆”里长大,潜移默化,学过些美术,对傩面具也算了解。 最初大学结业,罗春明就劝说过他回家接手自己的老本行。“他是从小对这个感喜好,现在长大了,作为一个接班人,他能更多地以一个主人翁的视角看待这门手工,而不是旁观者。”罗春明说,在技艺方面,儿子还在基本功阶段磨炼。

尽管实干才能还不行强壮,可是在罗春明眼里,新时代里生长起来的罗贤聪是差异于自己这种单纯的手工人的。“只需多方面地把这个傩文明以不同的方式表现出来,多发掘一些东西,才可以把傩文明传承延续下去。”拍拍儿子的膀子,罗春明笑言,“在这个互联网的时代,年轻人的协助总会给传统的手工注入一种新的力气。”记者 徐聪琳 文/摄

丁红良: 工业要开展,离不开软环境

江西铜形象文明构思有限公司总经理

丁红良与铜摆件工艺品。

本次文博会上,在江西鹰潭市的展区里,记者发现了3家铜雕类的文明企业参展。除了传统的铜器雕琢和城市雕塑企业之外,以铜摆件工艺品为主的江西铜形象文明构思有限公司,引起了记者的留意。

除了自带强力气场的《关二爷》《旗开得胜》和《牛气冲天》等著作,还有形态万千,可以驾御各种场合的铜摆件展品,即便外行也能看出传统与现代的融合,不由得上前围着看一圈。

“铜有灵性,典雅不俗,低沉又有内在。铜工艺品可以传承千年而永存,存世越久越有价值。”铜形象文明构思有限公司总经理兼艺术总监丁红良通知记者,国内铜工艺品的商场潜力巨大,历来不存在相似其他工艺品需求考虑的销路问题,一向是求过于供,越来越多的企业和个人下单定制铜雕。“这是一个没有天花板的工业,咱们需求做的便是不断罗致艺术养分,不断精进!”

据丁红良和鹰潭市委宣传部文明工业科的负责人介绍,鹰潭市部属的贵溪,之所以铜工艺品工业较为兴旺,有其得天独厚的优势。一方面是铜资源丰厚,贵溪锻炼厂是亚洲最大的现代化铜锻炼厂,从上世纪80时代起就不断扩大生产规模,现在全市的铜工业构成了从锻炼到收回的闭环,是全国的铜工业中心。另一方面则是鹰潭全市一向有根雕、木雕和石雕的传统,有许多传统手工工匠以此发家致富,近年来政府更是经过制定方针、招引人才,极大促进了雕琢工业的集群式开展,铜雕职业也由此获益。

丁红良1996年结业于我国美术学院隶属中等美术校园,后来在中心美术学院进修进修,也在浙江等地的知名企业作业过,有着丰厚的艺术履历和铸造阅历。

丁红良通知记者,铜形象文明构思有限公司创建不久,年产值就有8000多万元,与许多文明工业相同,铜艺术品这个文明工业之所以可以在贵溪蓬勃开展,除了自身铜资源丰厚这个硬件条件之外,更为重要的是人才鼓励方针、学艺求精的气氛这些软件要素。

鹰潭市以及部属各县、市、区,为招引雕琢人才,培育雕琢人才,出台了各种鼓励方针,不只可以供给优厚的用地、借款、创业方针,一旦工匠们获得了各种职称、大赛奖项,还有真金白银的资金奖赏。

“十万、二十万的现金奖赏,只需有真才实干,都能拿到手。”丁红良说,由此就起到了很好的促进作用,构成了全社会重视和尊重雕琢工匠的气氛,就有越来越高水平的工匠和文明企业到贵溪,互相间也加强了高水平的沟通,反过来也贡献了可观的利税,构成了良性循环。

“我十分期望可以与衢州的同行有更多相互沟通学习的时机,让铜工艺品走进日子,具有更强的生命力。”丁红良说,“我信任,只需有更多相似文博会这样商讨技艺、开辟视野的时机,咱们将来必定还能有更大的开展。”记者 钟睿 文/摄

方乐成: 匠人也是艺术家

安徽省工艺美术师、省级非遗砖雕制造技艺代表性传承人

手拿砖雕著作的方乐成。

清代钱泳曾在《履园丛话》中说:“大厅前必有门楼,砖上雕琢人马戏文,小巧玲珑。”

故凡有古建筑处,总能看到砖雕的身影。

“衢州就有许多徽派古建筑,我都去看过,好些砖雕都被维护得很好。”文博会展区内,安徽省工艺美术师、省级非遗砖雕制造技艺代表性传承人方乐成端坐在各色各样砖雕著作间,神态怡然。

1957年出生于安徽黄山市歙县的方乐成,自幼喜好广泛,特别喜爱写写画画,还喜爱用泥巴捏塑像,一玩便是大半天。

“没想到,这样的喜好后来变成了作业,一向伴随着我走到现在。”1980年,方乐成被招入安徽省徽州古典园林建设公司,专门从事砖雕,雕塑作业,在此期间专门向老一辈砖石雕演员学习。因为勤奋好学,加上有必定的天分,方乐成深得老演员们精心指导和真传,把握了专业的雕琢技能的技巧。

“徽州有句俗语,卖田卖地卖不了手工。择一事,终终身,做人就算圆满了。”在单位的十几年里,方乐成触摸了很多明代、清代砖雕。这些砖雕有平雕、浮雕、立体雕琢,体裁包含翎毛花卉、龙虎狮象、林园山水、戏曲人物等,具有浓郁的民间颜色。

“不一起代的砖雕,也有不同的风格。”方乐成举例,明代砖雕的风格粗暴而朴素;明末清初,因为巨贾们对奢华日子的寻求,因而清代砖雕的风格渐趋细腻繁复,重视情节和构图,透雕层次加深。

方乐成对各个时代砖雕的特征以及构成原因都如数家珍,这与他曾从事古建筑文物补葺作业的阅历密不可分。

“修古建筑绝不是让它‘焕然一新’,而是修旧如旧。‘旧’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样的,只能到前史材料里找,从文明里来。”在文博会现场,方乐成展现的砖雕著作成了徽州文明的载体。见方尺余,厚不及寸的砖坯上,被雕出情节杂乱,多层镂空的画面,从近景到前景,前后透视,层次分明。

“砖是硬的,但其间的徽韵是流动的,凝聚着千百年来文人的审美意趣,曲曲通情。” 方乐成带了砖雕半成品和雕琢东西来到衢州,但因需展呈的著作太多,所以他没能在文博会现场“露一手”,“衢州我常来,我都现已开端等待下一次的文明盛会了。”

在承继徽派传统工艺的一起,方乐成从未中止过立异的脚步,他测验将现代审美和传统艺术与传统技艺融为一体,把本来只限于传统部分的砖雕融入现代园林、酒店、宾馆、野外广场等装修中为徽派砖雕的使用拓宽了商场。

“有些新颖的砖雕体裁会遭到争议,但假如一向重复传统体裁,何来打破?”方乐成喜爱“匠人”一词,在他看来, 一名匠人的身份,不只仅是手工人,相同也是一名艺术家,“所以一件优异的工艺品,相同也是一件优异的艺术品,工艺与美术,本就难分互相。”

声明: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热门
最新
推荐
标签